• “起死回生”的病死鸡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下载论文网   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山东潍坊某精加工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金牌销售”夏江海,粗加工食品公司负责人刘一伟等人,近乎失去理智般地疯狂作案,将病死鸡从粗加工到精加工后,以次充好投入市场。警方查明,刘一伟等人收购的病死鸡多达百余万斤,涉案总金额达1000多万元。2016年3月,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食品公司两名负责人获刑15年,并收到烟台法院开出的史上最大罚单。   自建病死鸡加工厂   现在看来,是刘一伟的贪婪把他推向了犯罪的深渊。   早在2007年,刘一伟就已经从事收购病死鸡的行当,与后来的犯罪事实相比,那时的刘一伟充当的完全是“中间人”身份:把鸡收回来再卖给养狐狸的,赚的只是辛苦钱。刘一伟是潍坊昌邑人,基本每天都会和姐夫柳某驱车到烟台的龙口、蓬莱等地收购病死鸡。将病死鸡运回昌邑后,再卖给一些养狐狸的老板。虽然风里来雨里去,但刘一伟实际能赚到的钱少之又少。   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奔波,刘一伟完成了人脉的积累。尽管刘一伟只有初中文化,但是他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不甘心永远只做如此简单的工作。刘一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把病死鸡的“产业”做大,成为赚大钱的工具。经过简单思考,他觉得,把病死鸡变身肉鸡则是效益最大化, 病死鸡收购仅几毛钱一斤,但加工成鸡肉产品后却身价暴涨数十倍。   不得不承认刘一伟具有很强的经济头脑,他发现了这个病死鸡变身的“商机”后,很快伙同他人干起了收售病死鸡的生意。为了将生意做大,他还想到了建设加工厂。2009年冬,刘一伟的病死鸡加工厂建成并投入使用,主要进行病死鸡粗加工。死鸡运到工厂后,被送上生产线,脱毛、分割、冷藏,一道完整的工序下来,原本的整鸡被分割成鸡腿、鸡翅、鸡胸、鸡爪等产品。别看只是简单的粗加工,但相比直接将病死鸡出售给“养狐狸的”,“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   批量收购病死鸡   加工厂的成立,意味着刘一伟的“产业”步入正轨。有了加工平台,就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这一点,刘一伟不会犯愁,因为他手里已经掌握了大量进货渠道。自此以后,刘一伟开始大批量收购病死鸡,他的触角几乎延伸到了牟平、蓬莱、龙口、莱山等地的大大小小的养殖场。   柳某是最先帮刘一伟收购病死鸡的。据柳某介绍,每年冬天,平均每四天他就要跑一趟烟台,夏天则频繁到每两天一次。每次进货多到七八千斤,就算是最少的时候也维持在一千斤左右。根据柳某的介绍,在2007年9月至2011年3月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为刘一伟收购的病死鸡竟多达700余吨。   除了柳某,为刘一伟收购病死鸡的还有陆某。与柳某一样,陆某的工作同样是开车奔走于烟台市的各个县、区。陆某交代说,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与病死鸡供应商接头付现,至于交易金额都是刘一伟提前与卖家商议好的,“单价从三四毛到五六毛不等”。在陆某的印象中,他总共到过烟台80次左右,平均每次都能购进四五千斤病死鸡。   柳某和陆某算是刘一伟的骨干,他们联系的多为一些大卖家。而另外的孙某、王某等人则联络不成规模的“散户”,收购他们手中少量的病死鸡。警方统计数据显示,这些散户为刘一伟提供的病死鸡也足有23万余斤。   固定供应商   为掩人耳目,他需要的病死鸡主要来源不在当地,而是选择了几百公里外的烟台龙口、蓬莱、福山、莱山等地,再雇人把病死鸡运到位于自己的加工厂,然后通过设备将整只病死鸡分割成鸡爪、鸡腿、鸡翅、鸡胸等,放入冷库冰冻后出售。   如果每次都从昌邑到烟台去收货,必然存在诸多不便。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刘一伟选择培养固定的供应商,即发展下线。这也是病死鸡产销链条的最基本一节。   刘一伟结识了蓬莱人卢小兵,由他专门负责收购蓬莱地区养殖户手中的病死鸡。卢小兵的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大辛店镇、大柳行镇以及烟台开发区的大季家。他几乎逛遍了这三个地方的养殖场,几乎每天都会到各养殖场走一圈。利用帮刘一伟收购病死鸡的机会,卢小兵也小赚了一把。卢小兵说,他自己收购的价格能比卖给刘一伟的价格低0.2元钱左右。   卢小兵的加入给整个病死鸡加工链条提供了保障,刘一伟基本不用担心没有货源。即使卢小兵退出,他也会帮助找好下一个供应商。而且,卢小兵不只给刘一伟提供病死鸡,有时也会把一些煺毛的鸡卖给他,这也变相的帮助刘一伟节约了成本。   2012年11月,卢小兵终止给刘一伟供货,这种终止只不过是变相地把自己的客户交给了他人。承接这项工作的是王某,他与刘一伟的合作非常顺利,从未出现过差池。   产销链条形成   进货、加工、销售,这一产销链条刘一伟已经完成了前两步。当初之所以成立加工厂,为的就是赚钱,生产出来的病死鸡产品该往哪里销售呢?   刘一伟把目标瞅准了在当地专门从事冷冻鸡产品销售的夏江海。与刘一伟不同的是,夏江海是做精加工的,规模很大,各地都有熟人。利益面前,两人感到都有一定的空间,很快一拍即合。从刘一伟手中,夏江海先后购买了14万元左右的病死鸡鸡腿和鸡翅。因病死鸡产品内有血水,夏江海将产品拉回冷藏厂后,用剪刀把鸡翅分成翅尖、翅中、翅根三部分。然后放进搅笼,把血水冲干净,速冻后再放入恒温库储藏。   据警方查证,刘一伟以每斤0.3元到1.1元不等的价格收购病死鸡,经粗略加工后,转手以高出数倍的价格出售给夏江海等人。夏江海再经过包装等环节,继续抬高价格,通过老乡在各地的销售点出售病死鸡产品,这些病死鸡就顺理成章地流向了市民的餐桌。   刚开始,刘一伟还担心病死鸡会导致食用者生病,但随着获利越来越大,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2011年,因被举报,刘一伟的加工厂曾被查封过一次,但他改换名称、地址后又继续从事病死鸡加工。   2013年6月28日,公安机关在潍坊某食品有限公司扣押了夏江海公司存储的冷冻鸡翅根新万博manbetx官网,新万博manbetx网页版,新万博官网娱乐1万余公斤,冷冻鸡胸近8万公斤,并分别取样2公斤鸡翅根和2公斤鸡胸,送至昌邑市技术监督局检验,经检验,鸡翅根和鸡胸均不合格。   为防止被发现,刘一伟和夏江海对钱款的利用也是颇费心思。夏江海办理了多个账户给刘一伟转账,刘一伟收入的钱也分藏在不同的账户中。警方在后期侦查中发现,自2009年8月至2011年7月之间,夏江海总共转账170万余元给刘一伟,这些钱全部都是用于买病死鸡产品的。   有人供货,又有人帮着出货,这个地跨烟台、潍坊两地的病死鸡产销链条基本成型,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刘一伟、夏江海等人,近乎失去理智般地疯狂作案。   亲属多牵涉案情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亲属是刘一伟贩卖死鸡最可靠也是最离不开的人。聪明的刘一伟使用的全是亲属。   帮助刘一伟从烟台龙口、蓬莱等地进货的柳某、陆某均与他有亲戚关系。与刘一伟关系最密切的莫过于他的妻子陆某某了,她直接参与到病死鸡加工的工作中,帮着统计账目,干起了“会计”的工作。陆某某总共在工厂里待了六个月,之后便很少出现。说起原因,刘一伟说他是为了保护妻子,因为他深知自己做的是违法的买卖。刘一伟的三叔在加工厂里也干着一份轻松的工作,主要负责把收购回来的病死鸡过秤并记账。   刘一伟在昌邑建了厂子之后,雇用的都是亲戚、同村村民,他们或参与收购,或帮助加工,高峰期每月能加工病死鸡10万斤左右。   牟取了巨额利润   由于病死鸡危害比较大,很多养鸡场都是做深埋、焚化、焚烧等无害化处理。即便如此,若是处理不当,也还有一些病原体扩散,影响群众的安全。刘一伟等人之所以铤而走险,是因为有着高额利润。一只死鸡仅几毛钱一斤,经过加工处理后,身价就能上涨几十倍。   刘一伟每进行一笔交易,就有巨额的现金入账。经查,2007年-2011年,刘一伟、夏江海销售病死鸡金额达1000多万元。所以,在对待工人方面,刘一伟从来不吝啬。单是帮他运货的司机柳某、陆某等人每天的工资就高达200元。   2011年,刘一伟的加工厂被查新万博manbetx官网,新万博manbetx网页版,新万博官网娱乐封。不过这并没有阻挡刘一伟收购病死鸡的疯狂行为,刘一伟在2012年到2013年间又先后多次收购病死鸡。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6年3月,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了此案,维持蓬莱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夏江海、刘一伟为牟取非法利益,故意违反国家食品安全的管理制度,置人民的生命、健康权利于不顾,其销售的假冒伪劣食品,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且销售金额均达200万元以上,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据《刑法》有关规定:判处昌邑某食品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950万元;判处夏江海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950万元;判处刘一伟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970万元。该案惩罚力度空前,是烟台法院开出的史上最大罚单。   如今已深陷囹圄的刘一伟、夏江海等人悔恨不已,等待他们的不仅是漫漫刑期,还有那一生都要偿还的高额罚金。问题食品的涌现,从某种程度上说明违法成本太低。因此,针对食品安全问题,烟台法院开出的史上最大罚单无疑是对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一记警钟。   编辑:郑宾 393758162@qq.com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2-02 21:00:27)

    上一篇:重视教学方法研究 提高礼仪课堂教学质量

    下一篇:浅析悬浮法和革兰染色法对分泌物检出率的比较